歧伯

岐伯,又称岐天师,传说中的上古医家,曾与黄帝讨论医药,《黄帝内经》中许多重要论述多以黄帝问、岐伯答的形式写成。《帝王世纪》云:“黄帝使岐伯尝味草木,典主医药,经方、本草、素问之书咸出焉。

伏羲

伏羲,传说中上古人物,三皇之一。尝百药,制九针,故有“伏羲制九针”之说。据《帝王世纪》记载:“造书契,以代结绳之政,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,以类万物之情,所以六气、六腑、六脏、五行、阴阳、四时、水火、升降,得以有象,百病之理,得以有类。推炎黄因斯,乃尝味百药而制九针,以拯夭矣。”

神农

神农,又称炎帝,姓姜,传说中古代人物,三皇之一。据《淮南子•修务训》记载:“神农尝百草之滋味,水泉之甘苦,令民知所避就,一日而遇七十毒。”宋代刘恕《通鉴外记》说,“民有疾病,未知药石,炎帝始味草木之滋,尝一日而遇七十毒,神而化之,遂作方书,以疗民疾,而医道立矣。”后世有托名之作《神农本草经》。

扁鹊

扁鹊(公元前407~前310),原名秦越人,勃海郡人,战国名医。据《史记•扁鹊仓公列传》记载,其从长桑君学医,高尚医德,既为君侯看病,又为百姓除疾。精通内、外、妇、儿、五官等科,擅长望诊和切诊,判断生死预后,善用药、砭刺、针灸、按摩、汤液、热熨等多种方法治疗疾病;并主张有疾早医,重视预防。《汉书.艺文志》载有以扁鹊命名的《扁鹊内经》和《扁鹊外经》。

淳于意

淳于意 (约公元前205~?),曾任齐太仓长,又称“仓公”或“太仓公”,西汉临淄(今山东淄博)人。师从公孙光、公乘阳庆,临证注重望、闻、问、切,尤精于望诊和切脉,强调灵活变通,针药并用,并详细记录病案(包括病人姓名、年龄、性别、职业、籍里、病状、病名,诊断、病因、治疗效果、死亡病例、预后等)。《史记•扁鹊仓公列传》记载其所治的25个病例,成为我国最早的病案材料,开创了中医记录医案的先河。

雷敩

雷敩,南北朝宋人,总结历代炮、炙、炒、煅、曝、露、煨、炼、飞、度、煞、镑、制、伏等十七种炮制方法与经验著成《炮炙论》,原书已佚。清末张骥将散见于历代本草的相关内容辑佚为《雷公炮炙论》,详细记述了中药炮制基本理论与炮制规范,介绍了300种中药的具体炮制方法,奠定了中药炮制学的基础。如炮制当归须去头芦,并以酒浸一宿才能入药;乌头宜文武火炮令皱,折壁开用;槟榔、茵陈等不可近火。

皇甫谧

皇甫谧(214~282),一名静,字士安,自号玄晏先生,魏晋安定朝那(今甘肃平凉,一作灵台)人,后随叔父移居河南新安。著《高士传》、《逸士传》、《玄晏春秋》、《帝王世纪》等。中年因患风痹而致力于医学,全面总结晋代以前针灸学成就,汇集《灵枢》、《素问》、《明堂孔穴针灸治要》针灸内容整理归纳,使其“事类相从,删其浮辞,除其重复,论其精要”,统一穴位名称、位置、取穴方法,分部依线厘定349个腧穴,列腧穴主治800多条,著成我国第一部针灸学专著《针灸甲乙经》,对后世产生了巨大影响。

陶弘景

陶弘景(456~536),字通明,自号隐居先生或华阳隐居,南北朝丹阳秣陵(今江苏镇江)人。著《本草经集注》、《补阙肘后百一方》、《养性延命录》等。出身中世医家,崇尚道教与炼丹,尤重视本草研究。《本草经集注》全面总结了本草学成就,收载中药730种,其中新增365种,改进《本经》三品分类法,按其自然属性分为玉石、草木、虫兽、果菜、米食,有名未用七大类,并详述其药性功效、主治病症、别名、产地、采集时间、形态鉴别、炮制方法等,对后世中药学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巢元方

巢元方(约550~630),隋朝太医博士,编纂我国第一部病因证候学专著《诸病源候论》。巢氏受政府之命,以病为纲,分门别类,将内、外、妇、儿、五官、口齿、骨伤等科的1739种病候,分为50卷71类,根据《内经》理论,详述每种症候的概念、病因、病机、症状、演变与转归;还涉及预防、摄生、导引、外治及若干手术手法。提出“时气”或“乖戾之气”、寄生虫、禀性畏漆(过敏源)等新病因,突破传统三因致病说,对后世产生了巨大影响。